一寺临河

年更选手选择长期潜水

满月【孙哲平2017年生日贺】

说在前面: 吸血鬼与狼人的paro,纪念一下我很喜欢的一位已退圈太太。  



夏秋交接,幽暗的森林。夜行的小动物在枯枝叶里窜来窜去,猫头鹰在树枝上咕咕的叫,瞪大了他们像是月亮一样圆的眼睛。  



“听说西方的吸血鬼都住什么大城堡,那么一大个黑不溜秋的住起来不吓人吗?”  



张佳乐叼着管AB型速溶成男口味血浆含含糊糊的对对面的孙哲平吐槽。后者化成了半狼形态,半个手臂长满了灰色的狼毛,在圆月的月光下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只修炼成精还不到一千年的小蝙蝠七嘴八舌的谈论他飞来飞去找到的各类趣事。一旁的桌子上放着新鲜的野兔肉,在这没什么油水的地里也只能捉到这么些东西了。  



看着这只野兔,孙哲平想起了刚才他们俩一起捉兔子那惊心动魄的场面。兔子可能跑,小蝙蝠凭借着吃奶的劲头到处飞,还不时用点小法术把自己变大一圈,扇掉几片叶子树枝阻碍这只倒霉兔子的视线,虽然打中的概率几乎为零,但还是让这只兔子消耗了很多躲避用的精力。  



张佳乐虽然不怎么喜欢这些小动物的血,但为了帮助孙哲平找到一顿味道过的去的晚饭,偶尔和孙哲平结伴捕猎还是挺必要的。不是有一句话叫夫妻搭配,干活不累嘛,套在他俩身上完全没有不适合的地方。  



张佳乐撒泥土有个妙招,蝙蝠化的小爪子抓起一把碎石子碎泥土块,附加了什么增加疼痛的法术就往猎物脸上丢。这脸,尤其是眼睛,是每个猎物必定的弱点。没了眼睛,动物想跑都跑不了。 把泥土小石子打在猎物脸上起到迷惑作用后,孙哲平就出场了。一击帅气的狼牙撕咬,猎物的脖子上就少了块肉,能跑的也跑不了多远,不能跑的就当场被孙哲平带走,鹿和兔子都可以用这些方法。



“喂,你有在听吗?”张佳乐把血浆袋子放在孙哲平眼前摇了摇,红褐色的浓稠液体让人类看了犯恶心,却能勾起成精的怪物们的食欲。孙哲平从那堆兔子肉中凭借狼人独特的眼光掰下一根兔子腿,塞在嘴里,一边也有点口齿不清的回答张佳乐的话。“你说啥来着?” 张佳乐有点炸毛,虽然心里没发火,表面上还是怒气冲冲的对孙哲平吼到“我和你说,外国的吸血鬼住那么一大栋黑色的城堡,那么吓人也住的进去?”



孙哲平一边在心里暗暗吐槽你刚刚说的好像意思差不多但明明不是这句,一边回应张佳乐。“和我们两个在中国土生土长的品种有什么关系?” 张佳乐有点炸的毛塌了下来。



“哎,多学点知识嘛。你看人家巫师王杰希他对象,还留过洋,是个中国牧师。”



“孙哲平不屑的撇了撇嘴,“留过洋又怎么了,外国的那些不知道是谁写的书还把吸血鬼和狼人比作不共戴天的死仇敌呢,那我俩算什么?” 张佳乐的气势一下子就瘪了,望着天上的月亮不知道该说什么。



孙哲平可不愿意让两个鬼怪刚建立好的交流氛围变的冷淡,冷场一次两次还不会觉得尴尬,冷场多了二人之间总会产生隔阂,他们两个还有很多个百年要一起过下去,怎么能因为一个晚上就产生了缝隙? 张佳乐可不知道孙哲平肚子里这么多花花肠子,还在绞尽脑汁的想着应对孙哲平的话。吸血鬼活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见识过?还没等孙哲平开口挑起新话题,张佳乐就找到了应对孙哲平的办法。



“方士谦他的十字架能克制我们诶!虽然我们是中国的吸血鬼和狼,但毕竟设定在那里,还是打不过方士谦的。”



孙哲平抬了抬眼皮,“打不过?改天要不带你去王杰希住的高塔找他让他领悟一下咱俩的改良繁花血景。”



“繁花血景是捉兔子的!”张佳乐跺了跺脚。



“魔术师飞行方法不也是种菜用的?” 在孙哲平这个活的比张佳乐短了五十年,嘴皮子却比张佳乐厉害很多的毛茸茸狼人身上,张佳乐基本上讨不了什么好处。



张佳乐岔开话题,“诶你说,叶修他最近怎么样了 ,还在和他的那对伙伴兄妹讨论如何把现代化武器转移到伞上?”



孙哲平想了想,回答:“那把古灵精怪的伞已经被玩坏好几次了,目前看来变个五六种形态已经不错,偏偏叶修这个挂着血猎名字,却和咱们这些建国之前成精的鬼鬼怪怪的人类还想把那把伞玩出什么新花样来。



张佳乐补充:“还有那个射击能把靶子整个打飞的漂亮姑娘和八百里外射中一片树叶的神枪手。”



孙哲平总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糟了,又冷场了。



张佳乐三次张嘴,又三次闭合。一只手捻着小辫子搓动发出嚓嚓的声音。像是下定决心一样,他这么对孙哲平说。 “那个……大孙啊,你的生日就是明天了。”



孙哲平愣了愣,从沙发上直起身来。打开让张佳乐看一次羡慕一次的wolf八土豪金,翻出万年历看了看那个被圈红的日期。 可惜孙哲平不怎么解风情,一副“生日年年都有每年都可以过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的眼神瞅着张佳乐。 张佳乐气得挑明了憋了好久的话。



“孙哲平明天是你1900岁生日!整百年怎么能不好好的庆祝一下?” 孙哲平愣了,居然还有这种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张佳乐看了看十一点五十七分的挂钟,指着给孙哲平看。“你瞧瞧,还有三分钟就到你生日了,五十年前我1900生日过的那么隆重,你怎么就不想想你自己呢?” 他噗的一下变成小蝙蝠飞到房间里,再化成人形把一个大箱子拖出来,箱子上快递封条还没撕干净,但孙哲平隐约记得这个箱子送到这个小木屋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你那么早就想好了送我什么?”孙哲平问。



“那是,你乐爷我什么人啊!”张佳乐自豪的挺起胸脯,一边有点心虚的看向那个箱子。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 孙哲平拉过张佳乐,在对方还没来得及说出生日快乐的嘴上留下了一个粘乎乎的,带着肉香的吻迹。



然后接着转过身开那个巨大的快递包装。



待他看清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之后,他哭笑不得中带着愤怒的转头一吼。“张佳乐你给我过来!”一边扑向那边开始笑的小蝙蝠。  



留下一根巨大的大型犬用狗骨头,在快递盒子里散发着它独特的香气。

评论

热度(1)